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同川网-同川:隋朝时的铜川县,位于山西省忻州市,现分属原平、定襄。

当前位置: 主页>作品荟萃>

电台:郝丛楼“方言趣谈”

时间:2009-06-11 19:59来源:转载 作者:三狗 点击:
(片花): 一位作家,艺术家,他对民俗民情,情有独钟;一位怪才,他有他的丛楼文化工作室。钟情乡俚、博爱艺术、琴棋书画、幽默风趣-------文化名人郝丛楼作客105。7,为您讲述“方言趣谈”。

        (片花):

        一位作家,艺术家,他对民俗民情,情有独钟;一位怪才,他有他的丛楼文化工作室。钟情乡俚、博爱艺术、琴棋书画、幽默风趣-------文化名人郝丛楼作客105.7,为您讲述“方言趣谈”。

        (主持人)出生在山西省原平市南旺村的郝丛楼,今年已经68岁了,他曾在晋北艺术学校任舞蹈教师,山西忻州地区文工团任十年编剧、导演。现为忻州市艺术馆副研究员,忻州师范学院客坐教授。已发表多种形式的文艺作品300余篇,曲艺作品有山东快书、数来宝、相声、小品以及诗词、歌曲、书法和绘画等。出版有长篇小说《舞台》、中短篇小说集《苦药》等。1991年被评为“国家艺术科学先进工作者”,同年被评为地区首批优秀专家。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元好问学会会员、中国群文学会会员、山西作家协会会员、山西曲艺家协会理事、山西戏剧家协会会员、山西三语协会副会长。


        (郝丛楼)方言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民族文化,也是人们在交流思想和表达情感的时候,具有环境特色的地域文化。正因为“地域”的局限,所以我们在接受它的时候,既有音韵上的新鲜感,也有沟通上的障碍。咱们今天不说它的社会功能,只是从玩味和欣赏的角度,聊一聊地方方言的形象和情致。


        关于方言,且不要说全国的56个少数民族,仅就我们汉族的方言看,各省有各省的,各县有各县的。即便是一个县,东西南北也有不同。就咱们忻州地区的十四个县、市来看,方言也是五花八门。比如原平,北面的人说话象代县,南面的人说话象忻州,东面的人说话象五台,西面的人说话象宁武,东南面的人说话象定襄。同样是对母亲的称呼,原平的中心地带和靠代县的地方叫“娘”,挨宁武的叫“妈”,临近五台的叫“波”咧,一进五台就叫成“嫫”了,再往南入了定襄就叫成“呀波”了。同样是在铁鏊上烙的米面饼,原平市附近的人叫“折饼”,东面同川一带就叫成“摊饭”了;而离原平只有七八里远的定襄是既不叫“折饼”,也不叫“摊饭”,而是叫“火儿”的快读“HUOR ”了。咱们通常说的“幽默”,方言有说“逗笑”的,有说“洋相”的,有说“日佯”的,有说“佯”的;普通话说在人身上捅到痒处叫“痒痒”或叫“胳肢”,方言叫“圪里”。普通话说一个人晚上在家里孤闷的时候叫“寂寞得不行”,原平叫“孤稀得不行”,繁峙县叫“SAO 得不行”,忻州叫“闷得不行”,而五台县更有意思,叫“灰得不行”。其它县的人说做了丢脸的事叫怕人“笑话”咧,而原平人叫怕人“小遇”咧;形容人好看、漂亮,方言更丰富:忻州说“袭人”,定襄说“带戏”,原平说“三知”,同川说“挂人”和“挂味”,繁峙县是说“顺眼”,还有叫“养人”的,河曲更简单,就一个字叫“奴”:比如说“这可是个‘奴女子’”,或者“奴小子”……例子很多,数不胜数。至于日常生活里方言说的那些“死蔫倒气”、“哽丢NIA 才”、“日昏愣怔”等等不计其数。这些地地道道的方言,本地人听来是心领神会,外地人可就目瞪口呆了。


        以上举的都是指同一个概念,叫法不同。下面我们从发音的角度看看方言带给我们的文化感受。从人类生存的空间来讲,因为人文地理和水土血脉对风俗文化的影响,对同一句话,说出的效果会千差万别。从语音和发声的角度,我把忻州地区十四个县、市的方言粗略地分了这么几个语系:“鼻音语系”(五寨、神池、宁武),“唇齿语系”(河曲、偏关、岢岚、保德),“唇嘘语系”(静乐、岚县、娄烦),“雁北语系”(繁峙、代县),“婆娑语系”(原平、忻州及其周边乡镇)和“江言语系”(五台、定襄)。


        (1)先说鼻音语系。方言的鼻音是指发音渠道重在鼻腔(普通话重在口腔),鼻音与口音的比例是7:3。这种方言听起来只是鼻音偏重,并不影响交流。比如西八县有几个县说能、行、动、很……“这天气冷得很咧!”他们是说“张天气冷得更怔咧!”“那还行咧,根本不行了(LAN )…..人们说某某某唱歌鼻音重,就是说他的鼻音和口音的比例不当。而标准发音时,鼻腔与口腔的比例正好相反是3:7。宁武县说话除了有鼻音之外,还有一些少见的称呼,说“我那妻子”,哪怕妻子只有40岁,他们也是说“我那老娘娘”。


        (2)唇齿语系。这个语系的特点是从嘴唇和牙齿上反映出来。保德和偏关比较典型。保德人说话时,唇齿音大多靠前,舌根音大多靠后。比如他们说“我是保德县人”:“保”和“德”是唇前音,念“保德”;“县”是唇舌前音,念“县”;而“我”因为是舌根音,他们就念成“E”了。咱们洗脸用的脸盆,保德人不叫洗脸盆,是叫“楦子”;他们有时候说“好”不说好,是说“威”:“那人可威咧!”“这家伙倒威咧!”“那东西可威咧!”不管说人说事说东西,都能说威;如果是说人和东西不好,是说“川”:比如“川人”、“川小子!”、“川家伙!”、“川东西!”……所以外地人说保德是“一‘威’代百好,一‘川’代百赖”,也是有道理的。


        咱们再说说偏关。从发声的“语根”上说,偏关、河曲和岢岚在全市的14个县市中是比较接近普通话的。而偏关的土著同外地人的语言交流障碍,主要在“J、Q、X”和“Z、C、S ”的重叠上。也就是说,他们的JQX和ZCS不分,也是分不开的(当然出外多年和会说普通话的人例外)。咱们说“机器”他说ZC;咱说“司机”,他说SZ。有个娃娃对他哥哥说“哥哥,你看人家那机关枪上插得红旗旗,十分好看呢!”(普通话)偏关人是这样说的——(略);一个少年对同学说“我去西沟我二姨姨家取双鞋,你去不去?”用偏关话说是这样的:“瓦垦司沟瓦二日日家取商司巴子,你垦呀不?”由于ZCS 和JQX的重叠和混淆,曾经还引起过一次小小的事件:1957年我和我的同学分配到偏关老营小学教书,有一天早上,一个学生端了一盆水到老师宿舍,见老师还没起床,他就说:“老师快起,起来快洗,洗了我给你老扫地”。我的同学也是外地人,听了以后非常愤怒,说他咒骂老师,要告长,找他家长算帐。其实还是方言造成的误会,他听不懂学生的偏关话:“老师快此(起),此(起)来快死(洗),死(洗)了我给你老烧纸(扫地)。”结果弄了一场笑话。


        河、保、偏有些方言是共通的。比如去看病人,他们不叫看,不叫探,也不叫MAO ,而叫“簇”(CU ),我们老家同川更怪:去看病人叫“前”病人。河保偏说住不叫住,而是叫“姗”;住上两天叫姗上两天。


        河曲县还有自己方言中的方言,典型的是下面这三个词儿:现在、突然、怎么。当地人不说“现在”,是说“无(如)今”;不说“突然”,是说“定猛”;不说“怎么”,是说“咋介咧”。



        (片花):

        一位作家,他对民俗民情,情有独钟;一位怪才,他有他的丛楼文化工作室。钟情乡俚,博爱艺术,琴棋书画,幽默风趣-------文化名人郝丛楼作客105.7,为您讲述“方言趣谈”。



        (3)唇嘘语系。“唇嘘”是说发声时,上下唇浮合,气息从唇隙中挤出而发生的口语。比较典型的是静乐一带。比如“数钱”,他叫“斧钱”;“喝水”,他们叫“喝斧”;“杨树”,他们叫“杨富”;“舒服”,他们叫“夫服”……。因为这个特点,有人编了两句话说:“左手拿着书,右手端着水,坐在树地下,喝水又看书,你看我舒不舒!”用静乐话说就是“左手夯着夫,右手端着夫,坐在付底哈,喝俯又看夫,你看鹅夫不夫!”


        “我们数得数得就忘哩!”“历史、地理”……说“你去哪儿来?”他们是说“你啦圪来来?”咱们说“脑袋”或者叫“头”,静乐的北路叫“骷髅”,南路叫“挠”;咱们说住的家叫“家”,他们叫“GUSI”(孤寺),普通话说“咱们回家去吧!”他们是说“咱们回孤寺些哇!”咱们说“一个两个三个”,他们说“一外两外三外”。一个初到静乐的原平大婶儿问卖货的买顶针,售货员问他“买几外?”大婶大吃一惊:我买那么多干甚?她把“外”听成“万”了,“买几外”就听成“买几万”了。这就是方言带来的笑话。


        (4)雁北语系。繁峙和代县祖先们生存的人文环境和自然地域靠近雁门关,所以他们的语言自然就要归入雁北、大同一带的雁北语系。雁北语系从整体上说,除了韵调上的差异之外,其发音和发声的原始根基是属于“河北地脉”,所以大同人学普通话就非常快。比如“代县”二字的发音,普通话两个字都读去声(即四声),而繁峙人都要年成阳平(二声)为“代县”;“繁峙”两个字的读音普通话是二声和四声,繁峙人却要读成一声和二声。一毛钱两个饼子,他们说……咱们说“这还能咧!”代县人说“果还能”,“打铃”是“打铃儿”,要儿化。


        咱们说“你”、“你老”;普通话说“您”;大同话说“你儿”:“你儿做啥去?”“我上街买点儿豆角子去”。您进来坐下,他是说“你儿入来坐上!”一个大同老人嫌她女儿懒咧,就骂她是“桂娥子,快给妈端尿盆子去,小心你爹回来打你的,没头鬼枪崩猴血淋淋的做啥呢!”大同话说起来就是另一种味道……


        (5)江言语系。主要是五台和定襄。这里的发音偏歧,主要是在13韵中“江阳”和“言前”的重叠和混淆上。“共产党,象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五台和定襄人就唱成“共产DAN ,XIAN 太YAN ,照到哪里哪里恋”,把“党”、“阳”、“亮”这三个“江阳”字都念成“言前”字了。除此以外,这里的好多词语是儿化的:比如到县城,他们叫“到县儿”,叫地是“地儿”,村里叫“村儿”,老鼠叫“姑儿”,家里叫“家儿”,院里叫“院儿”,泽里村叫“左儿”,东力叫“东儿”,西营叫“西营儿”,巷子叫“赫乐儿”。相反该儿化的却不儿化:比如是开门儿,他们偏偏是“开门”,不带“儿”字。院里的门子,他们不叫院门,而是叫“廊门”;对对方不叫“人家”或者“别人”,而是叫“NIA ”(牙);我们腿上的膝盖,他们叫“圪替盔”;感到别扭和难受时,他们叫“克量煞牙!”对一些生活细节上不正常的人,定襄人不说“不正常”,也不说“神经病”,而是说“带潮气”或者说是“潮阴夹背”,其实这些人当中,未必都是不正常的,有些人往往是具有宝贵个性或者是有独特见解甚至是具有创造性的人,但是在方言面前就被委屈和冤枉了。例子很多,这是定襄代代相传的语言偏歧。


        五台的方言也有意思。除了“江阳”“言前”相混之外,它还有自己的个性语言。咱们问“哪里?”它是“呢已”,同意别人的话时不说“那当然”,是说“外鲜来”,好不好是说“艳散不艳散”,对妈的哥哥弟弟不叫舅舅,是叫“九九”,叫妈是叫“嫫”。问话“怎么回事儿?”五台是说“左列哩?”。还有些是T Q不分:如钱儿碟子老天爷,他们说“钱儿切子老千也”。


        (6)婆娑语系。这个语系比较突出的是原平和忻州。比如你我的“我”和爬坡的“坡”,普通话说——我们同川是——原平是说“GE”和“PE”;忻州就成了“AE”和“PE”了。普通话说“这样那样”,原平是“直喋勿喋”,我们同川人是说“争怪温怪”。当一个人同意别人的说法或做法时,这里的方言不是说“是是是”或者“对对对”,而是说“外红胜”;说别人好看,乡下的老人们不说好看和漂亮,而是说“切塔”——看那闺女才“切塔咧!”原平最特殊的字音是“舌移音”,这在全国也是很少见的。比如“鱼”、“去”、“女”:原平人不读YU QU NV ,而是在发音时突然把舌头向后移去,便成了“鱼”:搓鱼鱼,我出去,这个女女…… 


        忻州方言的重点特色是在13韵的“婆娑韵”和“江阳韵”上。比如我、多、火、破、婆(老婆叫老婆和婆姨)、拖、锅、罗等等。所以《黄土高坡》这首歌用忻州话唱就有意思(唱: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忻州话有个规律:凡是“婆娑韵”的字都出方言效果,其次是“江阳韵”的字。在1963年那个困难年代,有个中年妇女嫌她二哥肚大能吃,她和另一个同龄人是这样说的:“我的个婶子,你说我那个饿鬼二哥,他早上起来喝了三碗蛋汤,就上蒜瓣子,吃了三个馍馍两个窝窝,还有这么大的个玉茭子棒棒子,又上街上称了三斤果子二斤梨,吃了个大响光么干干净。真个妨主咧!”听来也普通,但是用忻州话一说,就是另一种味道了(略)……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听了郝丛楼先生讲述的方言趣谈,您有什么感受呢?郝丛楼认为:方言对于地域文化的研究,很有意义,对人们的意图表达和思想交流却有障碍,出现这种局限是很自然的。历史的时间是悠久的,方言的空间是狭窄的。这种“狭窄”是因为远年通信的闭塞和交通的落后所造成的,这是方言很难延伸和扩张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确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方言虽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发展障碍,但是,她那种独有的地方气息,乡土文化,却总有一股亲情和感染力,影响着被这方水土养育的人!

        听众朋友,刚才您听到的是郝丛楼先生为大家讲述的方言趣谈,今天的地方风情录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责任编辑杨婧,编辑彩琴,制作小琴,节目监制王永良,总监制白炜明、阎真鹏感谢您的收听,下期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admin-ljm)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三狗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05-30 19:05 最后登录:2009-06-13 19:06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民风探究:同川人

    到原平市同川,找不到同川村;正如到定襄县东峪找不到东峪一样,它们是一个地域的名称...

  • 起龙壕,三槐山

    起龙壕,三槐山 一块古老文化故土的追思与怀想 记者:李旭丰 那 些个阅尽沧桑春色交替...

  • 诗歌:乡河

    乡河 ■李旭丰 走过千条河 每若回乡河 乡河流我心 助我梦中行 雨儿轻轻 步儿轻轻 越陌...

  • 元好问游崞县

    文/霍效昌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金明昌元年(1190)生,元宪宗七年(1257)卒,秀...

  • 山西省原平市同川地区年俗浅谈

    山西省原平市同川地区因地理位置距县城较远,交通不太便利,受外界文化感染较少,应此...

  • 白建华、李晋贵 人生逸事及其他

    白建华、李晋贵 人生逸事及其他 ■李旭丰 2012 年的春天和秋天,照常是春华秋实的时段...